分享到:

重磅|德國學者庫恩:“中國將拯救地球嗎?”

重磅|德國學者庫恩:“中國將拯救地球嗎?”

2021年07月06日 13:14 來源:誠信香港集運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東西問)重磅|德國學者庫恩:“中國將拯救地球嗎?”

  誠信香港集運柏林7月6日電 題:德國學者庫恩:“中國將拯救地球嗎?”

  誠信香港集運記者 彭大偉

  從1997年京都,到2009年哥本哈根,再到2014年巴黎……每年一屆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悄然見證了中國在全球氣候治理中的“角色轉變”。柏林自由大學政治學者、歐委會經濟高級顧問貝特霍爾德·庫恩(Berthold Kuhn)近日接受誠信香港集運“東西問”獨家專訪表示,中國在氣候變化議題上遠比二十多年前更為積極,承擔起了更大的全球責任,值得讚賞。

貝特霍爾德·庫恩。彭大偉 攝
貝特霍爾德·庫恩。彭大偉 攝

  他強調,西方一些政治人物認為可以一方面制裁中國,另一方面尋求中國在氣候和抗疫等方面合作,這是幼稚的想法。他認為歐洲應該以更長遠的眼光處理同中國的關係。

  貝特霍爾德·庫恩1965年生於德國海德堡,萊比錫大學政治學博士,主要研究領域為國際比較氣候政策、全球大趨勢與國際合作、可持續發展等。他先後擔任歐盟委員會、德國聯邦經濟合作與發展部、德國國際合作機構(GIZ)、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等機構高級顧問。

視頻連線採訪庫恩畫面。彭大偉 攝
視頻連線採訪庫恩畫面。彭大偉 攝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誠信香港集運記者:庫恩博士您好,早在新冠疫情出現前,我就曾多次與您探討氣候話題,當時您曾推薦我閲讀牛津能源研究所著名環境學者芭芭拉·菲娜摩爾(Barbara Finamore)的《中國將拯救地球嗎?》一書。您本人對這個命題的回答是什麼?

  庫恩:中國現在已經是全球最主要的温室氣體排放國,未來還將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因此中國的作為無疑關係着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大局。如果要問“中國怎樣做可以拯救地球”,首先中國正在減少其對煤炭能源的依賴,在能源消費中的佔比已從70%左右下降到60%以下——需要看到的是,這一比例仍很高,中國需要繼續努力減煤,既要在國內減煤,也要在海外投資項目中減煤。不過,中國也正在努力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峯值的目標。在投資領域,特別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國如何加大綠色投資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中國曾在外國投資很多涉及煤炭的項目,而近期的發展表明,中國海外投資正朝着更加綠色的方向轉型。

  總體來看,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還有巨大潛力,特別是提高能效方面——迄今為止,中國已成為全球可再生能源領域的投資冠軍,在能效領域取得了巨大進步。與此同時,中國國內確實還運營着眾多火電廠,因此中國在節能減排方面的下一步備受關注。我認為如果中國拿出魄力和勇氣,一定能為拯救地球作出很大的貢獻。

資料圖:新疆哈密市東南部風區掠影。 陳建軍 攝
資料圖:新疆哈密市東南部風區掠影。 陳建軍 攝

  誠信香港集運記者:盧森堡財政大臣皮埃爾·格拉梅尼亞(Pierre Gramegna)前不久回憶了他作為歐盟代表團發言人參加1997年在日本京都舉行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的情景。他回憶道,當年中國還像其它發展中國家一樣,認為自身主要任務仍是發展經濟。皮埃爾·格拉梅尼亞感慨,僅僅20多年後,中國不僅已發展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且更自主承諾將兑現氣候變化《巴黎協定》相關目標,為全球實現應對氣候變化目標奠定了重要基礎。

  再看2009年的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西方輿論當時幾乎眾口一辭地指責中國。但很快,人們便看到了中國在《巴黎協定》達成過程中發揮的關鍵作用。如今人們討論的已是中國將如何拯救地球。德國總理默克爾近期也多次表示,在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等議題上“拋開中國將無法找到解決方案”。您如何看待中國角色的轉變?

  庫恩:這些年來,世界是在進步的,我們擁有了更多關於氣候變化真實存在的科學數據,我們也目睹了更多颶風,氣候變化帶來的各種破壞規模變得更大。中國在氣候變化議題上實現了路徑轉換,且遠比20多年前更為積極,這值得我們讚賞。(同京都和哥本哈根氣候大會時相比)中國經濟已經變得更加強勁,也承擔起了更大的全球責任。時過境遷,如今我們大可誇獎中國在氣候領域邁出的步伐,其它很多國家也在與時俱進。很遺憾的是,美國在特朗普政府時期並沒有順應這一潮流。

  在我看來,氣候領域的大多數專家都認識到中國如今已是全球可再生能源領域投資最多的國家,並在提升能效方面取得了顯著進展。這些都對實現氣候變化《巴黎協定》目標具有很重要的作用。由發展中國家組成的七十七國集團應對氣候變化過程中,中國也與這些國家積極開展南南合作。中國亦堅持“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幫助發展中國家加速綠色低碳轉型。

  中國在推動達成《巴黎協定》以及後續的氣候談判進程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我曾經在廈門大學任教,當時我們完成的一項研究顯示,哥本哈根氣候大會實際上是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一個分水嶺,或可稱之為“叫醒鈴聲”。在哥本哈根大會之後,中國湧現了大量針對氣候變化的研究機構和研究人員。中國環境保護部近年也“升級”為生態環境部。包括北京在內的許多城市都開展了應對氣候變化的重大項目。

  總結起來,我們看到中國取得了很多進展,與全球多國加大應對氣候變化行動的潮流同步。今日中國所發生的事情對整個世界都有重大意義。隨着中國逐漸成為經濟強國和最主要的排放國,中國也必須意識到,外界對它的壓力只會增加而不是減少。形勢已發生改變,中國則適應了新形勢。(中國最新的“雙碳”氣候目標)絕對是一個明智決定。同其它一些國家相比,中國具有很強的“技術導向”(technology oriented),中國經濟具有很強的創新能力,中國領導層亦十分重視全球範圍的人類重大關切。事實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並積極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於2018年寫入了中國新修訂後的憲法。

資料圖:吉林省白城市光伏發電一景。潘晟昱 攝
資料圖:吉林省白城市光伏發電一景。潘晟昱 攝

  誠信香港集運記者:您今年早些時候在德國媒體撰文,反對西方通過言辭和制裁“敲打中國”(China Bashing)的做法。但美國和歐盟如今似乎想採取一種新的方式去定義中國,大致可概括為“中國同時身兼合作伙伴、競爭者和制度性對手(system rival)三重身份”。看上去,美國和歐盟一方面既想要在氣候、疫苗等方面尋求中國的合作,另一面又將中國視作“制度性對手”橫加指責甚至制裁、“脱鈎”,這有可能做到嗎?

  庫恩:我不太認為這會發生。西方許多政治領導人在這一問題上是幼稚的。當然,考慮到德國的歷史,從中國人的角度可能很難理解,一個經歷過納粹黑暗歷史的國家為何現在想要告訴中國如何“改善人權”。但是不應忽視的是,德國社會許多人由於在學校所瞭解到的納粹歷史以及自身家庭與納粹相關的遭遇,造成了他們天然地對今天世界各地的人權狀況有高度的關注。德國已經成為《世界人權宣言》的堅定支持者。柏林牆倒塌和兩德統一也提升了德國人對人權和政治自由的關切。

  當然,我完全贊同你所説的,制裁中國是沒有意義的。即使從地緣政治和權力博弈的角度來看也是如此。正如我在文章中提到的那樣,制裁很少能夠達到目的。一個相對較小的經濟體如果去制裁一個相對較大的經濟體則更加不現實,且會招致反擊。坦率地講,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歐洲的政治領導人和中國問題專家公然呼籲抵制北京冬奧會。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做,那就要準備好承受後果——抵制冬奧將給歐盟和歐盟產品的聲譽造成嚴重影響。在這一過程中,德國的聲譽和軟實力也將受到影響,這將威脅到德國產品最重要市場之一的中國市場。

  因此,假如真的想要對中國採取制裁,那也應當告知公眾這種做法可能給本國帶來的嚴重後果,並允許社會充分辯論,之後再作出決定。然而歐洲政治領導人要的是短期利益,要的是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撈到選票,而不會操心別的事項,例如“這可能給歐洲經濟帶來何種長期影響”。

資料圖:北京冬奧會旗艦店店內售賣的北京2022冬奧吉祥物和冬殘奧會吉祥物玩偶。<a target='_blank' href='//030738.yh002019.com/'>誠信香港集運</a>記者 杜洋 攝
資料圖:北京冬奧會旗艦店店內售賣的北京2022冬奧吉祥物和冬殘奧會吉祥物玩偶。誠信香港集運記者 杜洋 攝

  誠信香港集運記者:德國魯爾老工業區曾經嚴重污染,經過治理如今重新煥發生機。德國和歐洲建設生態文明有哪些經驗和教訓可供中國參考?

  庫恩:今天的魯爾區仍面臨一些挑戰。結構轉型並非易事,需要很長的時間。“一帶一路”倡議和中歐班列對這一地區的經濟結構轉型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我們現在看到的趨勢是可持續、氣候行動和環保已成為主流,這一潮流正在創造新的機遇,但在一個老齡化社會里,這也意味着挑戰:人們的預期壽命更長了,如果在五六十歲時失業,將很難適應新經濟形態。但無論如何,可持續的生產和消費都是可持續發展目標的一部分,是未來的趨勢,我們別無選擇。應對氣候變化是一場全世界各國“都在同一條船上”的行動,在船上的不只是各國政府,還包括私營部門。

資料圖:浙江杭州。 錢晨菲 攝
資料圖:浙江杭州。 錢晨菲 攝

  誠信香港集運記者:中國即將啓動全國碳市場上線交易,中歐、中德之間今後可以如何加強低碳轉型領域合作?

  庫恩:啓動全國性的碳市場十分重要。中國在此之前已積累了地區性的碳排放交易機制試點經驗。真正的挑戰在於如何覆蓋儘可能多的工業門類。目前中國擬啓動的碳市場僅覆蓋發電行業,是不夠的。與歐盟的碳市場相比,中國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此外,碳定價也是很重要的一個方面。歐盟在設計碳市場時就曾在這方面犯下錯誤——在推出碳市場的最初那些年,工業企業沒有足夠的壓力去減排,因為它們獲得了過多的排放配額。

  中國可以從歐盟曾經犯過的錯誤中汲取教訓——如果設計得當,碳市場可以運作得很高效。我想中國的碳市場發展將是一個漸進過程,也相信中國政府希望做的是通過與行業協會和企業負責人進行協商,最終令這一市場能夠覆蓋更多行業。而一旦碳市場覆蓋行業越多,全社會對減排的重視程度越會相應上升。這也許意味着巨大的工作量,尤其對規模較小的行業而言,要求每一家企業都上報排放量,是很繁重的。但最終發展的方向無疑應是全覆蓋。(完)

【誠信香港集運】